委員服務

文化博覽/

當前位置:首頁 > 委員服務 > 文化博覽

【《南梁紅色故事》選登】活躍的南梁集市

 

  當年,南梁集市曾經是一個熱鬧的去處。
  南梁地區因為盛產羊皮、羊毛、大煙等土特產,所以一直有集市貿易的傳統,外地商人也有來南梁進行交易的習慣。但是,歷史上的集市都是一些簡單的實物和商品交換,還不具有調劑余缺、互通有無的功能。這樣的集市,在清朝同治年間之后就逐漸消失了。
  在陜甘邊蘇區設立集市,是從照金根據地開始的。1933年4月初,陜甘邊區革命委員會在照金成立后,為了解決紅軍吃糧問題,革命委員會便在薛家寨下面的亭子溝設立了集市。在集市上,紅軍堅持公平買賣的原則,實行“先讓群眾買”的規定,很受群眾歡迎。每天到了散集時,紅軍就把剩下的糧食、蔬菜全部買下。這樣,不僅為山寨上的紅軍解決了吃飯問題,也極大地方便和活躍了根據地的經濟。
  戰斗在第一槍打響之前是由軍需官、糧草官決定的。自古以來,戰爭在一定意義上就是后勤戰、補給戰和裝備戰。南梁集市是劉志丹、習仲勛等人著眼發展根據地經濟,解決窮苦群眾生活困難和軍事斗爭需要而大膽實踐、成功探索的產物。
  1934年2月,陜甘邊區革命委員會在南梁恢復成立后,為了繁榮根據地的經濟,劉志丹、習仲勛等人在南梁的荔園堡設立集市,設法與白區通商,規定農歷每月初一、十一、二十一為集日。劉志丹說:“打仗為了和平,有了和平環境,就要建設,就要幫助農民搞好生產!
  為了把集市鞏固下來,邊區政府組織秧歌隊、社火、皮影戲班子在街道演出,宣傳群眾,擴大影響,收到了非常好的效果。每逢集日,南梁荔園堡方園幾十里的群眾紛紛前來趕集,買賣牲畜、家具、山貨、布匹、鞋、糧食、雞蛋、小吃及其它生活用品,農村日常生活用品在集市上基本都能買到,集市貿易呈現出一派生機繁榮的景象。習仲勛經常帶著蔡子偉等人到集市上與群眾聊天,了解交易情況,聽取群眾的意見和建議。當時,邊區政府采取休養生息的安民政策,不向老百姓征收任何捐稅,群眾買賣自由,集市秩序受到紅軍的維護,群眾的物資交流又方便又安全,集市貿易真正起到了促進邊區經濟流通的作用。
  集市剛設立起來后,白區商人來趕集做生意的不多,只是少數過去在這一帶做買賣和在蘇區有熟人的商人前來交易。習仲勛摸清情況后,指示邊區政府對白區商人實行歡迎保護的開放策略,吸引他們來南梁做生意,將蘇區的山貨和畜禽等廉價賣給他們,又通過他們把蘇區缺少的布匹、紙張等物資想辦法運進來。習仲勛主動與白區來的商人交朋友,請他們到劉志丹的家里吃飯做客,商談邊區和他們做生意的事。通過多種措施,白區來的商人漸漸多起來。逢集之日,根據地人民主要是賣熟米、細糧、馬料,并出售用藍布做的鞋,每雙可賣1塊大洋。白區商人運來各種布、紙、油墨、鹽等物品。據估計,經;顒佑陉兏蔬吔缂澳狭旱貐^的外地商人約五百多人。這樣,既保證了部隊、機關的供給,也滿足了當地群眾調劑余缺和購買生活用品的需求。
  有一個白區商人,第一次來到南梁做生意,見了一個站崗的紅軍戰士就塞紙煙和錢,紅軍戰士把錢摔到地上,氣憤地說:“糟蹋人!”商人嚇得不得了,心想是給得少了?劉志丹和習仲勛聞訊后,趕快派干部去向這位白區商人道歉,說明道理,并當著商人的面批評戰士不懂禮貌,說:“應該講明紅軍的紀律,再退錢,這樣魯莽是不好的!鄙倘诉B連說:“我不知道紅軍紀律這樣嚴明,這樣我們商人還怕啥哩!边@件事,一傳十十傳百,傳遍了白區,無形中起到了宣傳紅軍的作用,許多白區的商人因此受到革命思想的影響,逐漸變得同情革命,一些商人甚至冒著殺頭的危險為蘇區送貨。紅區與白區間的經濟交流一天比一天活躍,也帶動了根據地的生產。敵人雖然企圖封鎖邊區,但封鎖不住,商人還是千方百計地到蘇區來交易。一些進步的商人甚至還設法把錢塞進國民黨有關當局的腰包,打通來邊區的關卡,為白區商人來蘇區做生意提供方便。
  有一段時間,荔園堡的集市交易活動冷落了下來,出現了一個低潮,集市來的人不少,但做生意的卻不多。習仲勛通過調查,摸清了原因:“原來,群眾吃夠了國民黨鈔票的苦頭,今天到手的票子明天就不頂用了;那時,我們邊區政府還沒有自己的貨幣,銀洋和實物又不便攜帶,這就給經濟流通帶來了困難!睘榱朔定市場,繁榮邊區經濟,劉志丹、習仲勛決定在寨子灣附近的東溝設立政府銀行,在張岔的油房溝設立造幣廠,印制發行貨幣,建立南梁政府自己的金融貨幣體系。沒有印刷機器,就刻制木版印刷貨幣;沒有紙張,就用粗布代替,制成布幣。為防止布幣退色,在印刷好的布幣上刷上桐樹油,又柔軟又透亮又耐磨。缺乏技術人員,劉志丹就大膽起用棄暗投明的原國民黨慶陽縣第四區區長高名山。高名山帶領其他2名工人就地取材,用手工制成了精美的布幣,用木板刻制貨幣的面額、圖案,再套色印在白老布上。票面分為一角、二角、五角和一元四種,印鑒有紅色、藍色。共印制了5000元,發行了3000元,群眾稱布幣為“蘇票”。
  為了打消群眾和商販的顧慮,邊區財政委員會在集市設立了四個兌換處,一元“蘇票”兌換一元銀元。開集時,群眾和商販拿銀元換成布幣;集散時,再拿布幣換回銀元。蘇票雖然發行數量不大,但價值很高,花一角錢能買到很多東西,而且幣值十分穩定,有著良好的信譽,受到了老百姓的贊賞和擁護。行軍打仗的紅軍戰士更愿意兌換蘇票,縫在衣角里好保管攜帶,回家的時候交給父母。在國民黨的鈔票不時貶值的情況下,蘇票在市場上漸漸站穩了腳跟,集市又活躍起來,同時還讓國民黨的貨幣逐漸退出了邊區市場。習仲勛高興地說:“有了貨幣,經濟搞活了,物資廣為交流,干部用上了手電筒,戰士用上了洋瓷碗!碧K票的發行,促進和繁榮了蘇區的集市貿易,打破了國民黨的經濟封鎖,使蘇區內部所需的物資源源不斷地從白區運進來,也使根據地內部的土特產品及時地運往外地。當時,南梁集市有“西北第一集”的美譽。
  就連國民黨的報紙也稱:“劉匪子丹,在所謂陜甘邊革命區內,十分注意恢復經濟,解決窮人吃飯問題。用軍保民,用民養軍。我們剿共,如忽略了經濟,即一切組織,均不能確立。有好的斗士、好的辦法,亦不能發揮效力!薄洞蠊珗蟆酚浾叻堕L江也著文說:“分大地主的土地與羊子給農民,反對捐稅,反對派款。因此,在消極方面,取消了民眾的負擔,積極方面增加了民眾的所有。以實際利益為前提的民眾,當然贊成劉志丹的主張,而愿為之用命。再加以劉志丹之組織,使民眾更不得不為之用。更經數年來赤化教育之結果,民眾心中,只有蘇維埃、瑞金、莫斯科、列寧、斯大林等,而不知有西安、蘭州、北平、南京等名詞。某縣長曾在合水以東召集民眾訓話,數次申傳,到者寥寥。而蘇維埃召集開會,則二十四小時之內,可以立刻齊集數百里以內之民眾!
  設立集市、發行貨幣、實行搞活的經濟政策,是南梁革命根據地得以發展、鞏固和擴大的最主要因素之一,也為我們黨局部成功執政、提供了寶貴的經驗。(本書由歐陽堅任編委會主任;陳青、贠建民任編委會副主編,本文由楊維軍撰寫)
  來源:《南梁紅色故事》節選

上篇:

下篇:

相關內容

    本網站訪問總人數:

    主辦: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甘肅省委員會辦公廳 技術支持:宏點網絡

    最佳分辨率1920×1080 IE8以上版本瀏覽

    隴ICP備06000885號

    77-77
    77-77
    美女OOXX高潮动态图